當前位置:首頁 > 軟件與服務 >

非Docker即Kubernetes?容器錯過的或是整個世界

發布時間:2019-11-26 17:19:17 來源:中國軟件網 作者:劉學習
[摘要]Mirantis最初是一家基于OpenStack的開源云計算平臺,2015年獲得了Intel領投的1億美元投資。OpenStack式微后,Mirantis轉投了容器領域的開源系統Kubernetes。

容器技術正改變著IT服務交付的方式和云計算的未來。

最近,Mirantis宣布收購Docker的業務和團隊。

Mirantis最初是一家基于OpenStack的開源云計算平臺,2015年獲得了Intel領投的1億美元投資。OpenStack式微后,Mirantis轉投了容器領域的開源系統Kubernetes。

事實上,Docker的命運在過去幾年中發生了相當大的變化,從引領容器革命,到后來Docker急于商業變現,谷歌隨即開源Kubernetes,業界其他公司圍繞Kubernetes(k8s)聯合起來,讓Docker成了一種“擺設”。

而容器創業公司Sysdig公布的最新調查結果顯示,并沒有簡單的驗證這一趨勢,Kubernetes與Docker此消彼長的態勢并沒有停止。

市場似乎對收購的細節不太想多了解,基本上都陷入了Docker與Kubernetes誰是誰非猜測中。

或許有些用戶會陷入要選擇什么樣的容器基因,是Docker與Kubernetes?未來會那么簡單,非Docker即Kubernetes?非黑即白?

1、“有毒”陷阱不可避免?

如果了解軟件開發的最新趨勢,那么人們總會聽到這兩個術語——Docker和Kubernetes,它們實質上是容器和編排的代稱。而Docker swarm和Kubernetes在容器編排領域展開競爭。

2017年,曾經的弄潮兒Docker公司在巨大爭議中完成向商業公司的轉變。Kubernetes 贏得這次機會,容器運行時“二次繁榮”的短暫窗口正在為行業內的商業公司帶來新的機遇。

這一轉變也宣告Docker swarm衰落,由Kubernetes社區所主導的、全新的容器生態正式拉開序幕。

不僅如此,Kubernetes還獲得了企業管理層認可,獲得企業級用戶的反向超越,Kubernetes 正在垂直整合整個生態系統,并成為首選解決方案。

而這是Docker努力了很久也沒拿下的大蛋糕。過去兩年,Docker努力地在從開源創新者向企業級軟件轉型,結果收效甚微。

近日,容器創業公司Sysdig發布了2019年容器使用報告。

在容器編排平臺的選擇上,Sysdig調查結果顯示,Kubernetes一騎絕塵,占據了77%的份額。排在第二名的OpenShift和排在第五的Rancher其實也是基于Kubernetes構建的,如果把這兩部分份額也合流到Kubernetes中,那么Kubernetes的份額將上升為 89%。

與去年相比,Swarm的份額下降幅度很大,從11%降至5%。而Mesos的市場份額穩定在4%左右。

根據調查結果顯示,43%的受訪者會采用Red Hat的OpenShift作為本地容器編排平臺,因為這樣既可以享受到Kubernetes的優勢,同時又可以使用OpenShift商業支持的本地PaaS 解決方案。

這正應了Docker創始人Solomon Hykes的一句話:“任何一個被濃厚的商業興趣所充斥的開源社區,最后都難免走向有毒的方向。”

現在可能有人會問,當Kubernetes走向“統一”以后,它會向“有毒”的方向發展嗎?

伴隨著Kubernetes社區的日益壯大,如何避免這個生態陷入Solomon所警告的“有毒”陷阱,恐怕很快就會成為擺在這個社區所有參與者面前的一道難題。

2、容器是個好東西

在行業內,容器的影響力是前所未有的。

容器是一種輕量級、靈活的虛擬化處理方式,它將一個應用程序所需的包括所有代碼、各種依賴甚至操作系統打包在一起, 讓應用程序幾乎在任何地方都可以運行。

容器相對于船運集裝箱,它提供了一個標準化方式,將不同內容組合在一起,同時又將它們彼此隔離開來。

容器技術的誕生,解決了應用程序從一個環境移動到另一個環境后正確運行的重要問題,堪稱IT世界里的“集裝箱運輸”。

將容器和云原生聯系起來,您或許會有些疑惑:容器不僅僅是在云端運行,如果有需要,也可以在本地服務器上運行容器。比如,在本地CI/CD管道中采用容器技術,或者使用容器來部署本地的內部業務應用程序。

但是,無需對容器技術進行太多延展,就可以將其與云原生技術聯系起來。

因此,雖然使用容器是確實不需要使用云,但容器卻大大簡化了云應用程序的部署。在云原生領域中,容器和云齊頭并進,共同發展。因此,可以說容器技術是云原生應用發展的基石。

反正容器的應用讓用戶獲益。

美國空軍首席軟件官Nicholas Chaillan在幾天前舉行的KubeCon + CloudNativeCon北美2019年大會上的專家小組討論中透露:Kubernetes和容器為美國納稅人省下了100年的錢!

美國空軍(USAF)已積極加入了使用Kubernetes和容器的行列,以加快整支空軍部署應用軟件的步伐,包括在戰斗機上運行應用軟件。雖然從技術角度來看此舉顯然很新潮,但還為美國納稅人省下了100年的軟件開發工作。

100年是怎么算出了的,不是嘩眾取寵的噱頭呢?

Chaillan解釋道,大概16個月前,他最初向美國空軍的高層提議采用容器和Kubernetes,“我們向高層表明了投資回報和成本節省――不僅僅節省了成本,還節省了時間,我們在一年內省下了100年的編程時間。這意味著我們要在上面添加100年沉重負擔的所有這些軟件現在統統被扔到了窗外。因此,我們為納稅人省下了100年的錢。”

據介紹,KubeCon擁有1.2萬多名與會者,可以說是有史以來最受歡迎的開源會議。在其背后,許多公司正在向Kubernetes尋求容器業務。

3、容器前景超過想象

容器技術在過去幾年的發展中,已從最初的一個新興理念,變成了如今以燎原之勢被大量企業廣泛應用的新技術。容器技術正改變著IT服務交付的方式和云計算的未來。

在很多人看來,Kubernetes和容器已經不是新鮮事兒了,但其實很多企業都是剛剛開始部署容器,在開始階段,容器數量也比較少,相信隨著DevOps和云團隊率先使用的帶頭效果,會有更多的部門開始關注容器。

在開始階段,面臨爭議是不可避免的。正像市場雙會出現非Docker即Kubernetes的爭論一樣,隨著人們對容器技術的了解越來越深入,爭議也會越來越大。

一個爭議就是容器技術并未如人們預期的那樣取代虛擬機技術。

容器技術是加速軟件開發流程的重要組成部分,在企業的DevOps進程中占據重要地位,這得益于容器易于修改,無需人工、以及良好的可遷移性。容器技術方便企業以一系列容器互聯的形式開發下一代應用,但是容器技術的市場化成績遠低于人們的預期,原因是容器技術并未如人們預期的那樣取代虛擬機技術。

但也有專家指出,虛擬機技術目前還不會過時,容器技術將與虛擬機技術在未來2~3年內共存。重要的是,虛擬機技術已經樹立了安全的標桿,人們對容器技術安全性的期望值更高,但是在容器技術達到甚至超過虛擬技術的安全性之前,企業將不會全盤接納容器技術。

另一個爭議就回到Docker公司身上,建立與其上的風險會不會加大?

Docker此前仍然擁有一個健康的企業業務,在大型企業中擁有大量的大客戶。盡管Docker的企業業務和團隊收購被收購,但是該公司表示,大約三分之一的財富100強和五分之一的全球500強公司使用Docker企業版。

分析師認為,Docker公司即便被收購,名字不再保留,它也仍留存著一個下載次數超過800億次的Docker開源版。這就是開源的價值。

毫無疑問,容器的前景廣闊。據研究發現,容器技術目前在云計算市場中只占很小的一部分,但是到2020年,容器技術將以每年40%的高速飆漲。未來三年,容器技術將在企業和云計算基礎設施市場大展拳腳,市場規模從2015年的4.95億美元飆升到2020年的27億美元。

越來越多的企業正在關注容器、擁抱容器!關注如何利用這一技術,幫助客戶快速構建云原生應用,實現持續集成和交付,加快應用迭代,落地微服務架構改造及實現DevOps運維架構理念,最終幫助企業實現數字化轉型。

【返回首頁】

福彩3d预测号码 20分重庆时时开奖直播现场 新浪体育安卓 手机电玩城输钱经历 西游记争霸电玩城 江西快3正规平台 足球即时指数什么意思 澳洲幸运8 投彩注稳赚导师 那个软件能买3d胆拖的 快乐十分app下载 ab娱乐开户注册送彩金 青海十一选五app